时光往复爱你如初by梨汤汤 厉靳南顾盼小说

时间:2017-12-08 17:44:33来源:http://www.melodig.com/作者:人人健康网

  这次大家打来的是一本现代言情的虐恋小说《时光往复,爱你如初》,厉靳南和顾盼相恋相知,却难以相守,厉靳南和顾盼最后在能突破重重困难走到一起吗?小编现在就为大家带来更多精彩内容

29262

  厉靳南,一个骨子里就透露着高冷和禁欲的男人,心狠手辣,玩转了血腥风雨。可是从遇见顾盼的那刻,他决定研究一下怎么做个好人。恍惚之间,顾盼生命里出现了一个男人,先用前辈的名义接近,后用她男人的身份自居。

  第394章 顾盼生活番外

  男人穿着笔(挺tǐng)的西装,站在那整整的比厉明清高出来了两头多。

  他就是刚才那个和老妇人拥抱的男人。

  厉明清仰头看他,竟然觉得他眉宇中有几分熟悉。

  行踪纳闷,却露出了天真的笑容,“叔叔,我很好奇这里是干什么的。”

  男人本盯着厉明清,听到他这话的时候却笑了起来,“我看起来应该没有那么老吧,喊一声哥哥应该没错。”

  厉明清乖巧的喊了声哥哥,“我爸爸妈妈还在前面等我。”

  转(身shēn)要走,可是男人却伸手拦住了他,“你不是好奇这里是干什么的吗?”

  厉明清摇头,男人笑着开口:

  “这里是收养孤儿的地方,没有爸爸妈妈的孩子都会来这里。”

  “谢谢你,我知道了。”厉明清礼貌的笑了笑,转(身shēn)离开。

  这次男人没有拦住厉明清,却在他走了没几步的时候,沉声开口:

  “阿木,是你吗?”

  阿木?

  厉明清眼底露出了迷茫,可是却很快反应过来是什么。

  他瞳孔微缩,可是脚步却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停留,快步离开。

  男人就站在那看着厉明清离开,直到他消失在车流里面的时候才收回了视线。

  眼眸复杂。

  ——

  厉明清在走出男人的视线的时候,跑了起来。

  王叔就在不远处,从车窗里面探出来朝他招了招手。

  厉明清白着脸跑了过去,额头上却有很多汗水,坐上车,便听到王叔的自言自语。

  “这怎么这么堵车,快二十分钟了才进了几步……唉少爷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厉明清摇了摇头,按捺着心底的慌张和撼动,努力的从牙缝里面挤出几个字:

  “回……回家……”

  可是车被堵在路上,久久的不能前进一步。

  那个原本在孤儿院门口的男人从旁边的人行道上走着,他看不到厉明清,可是他却能看到他。

  看着外面那脸色清俊的男人越来越近,厉明清瞳孔微缩着,甚至连呼吸都不敢太重。

  看着他走过去,厉明清觉得自己仿佛死了一回,整个人虚脱在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他闭着眼睛,脑海里面不断的浮现那个男人的脸庞,熟悉……

  男人唤的那声阿木……

  阿木?会是他曾经的名字吗?

  ——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

  顾盼抱着厉莞尔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蹙着眉头看着外面依旧繁华的城市。

  楼层很高,根本就看不清下面的人,可是顾盼还是往下面看。

  那两个上小学的男孩子都没有回来。

  仰岂肯定去鬼混去了,可是明清那么乖巧的孩子怎么还没回来?难道是在学校学习?

  可是打电话怎么都不接啊。

  她焦急不已,抬眸看了看钟表,已经六点半了。

  那个出门上班的男人也没回来。

  她急的团团转,把厉莞尔放到了沙发上面,然后给厉靳南打电话。

  他很快就接了起来,顾盼连忙问:“你怎么还没回来呀?明清和仰岂也没回来,电话我也打不通,你找找他们。”

  男人轻笑着:“仰岂那有人跟着,明清在我这。”

  闻言,顾盼松了一口气,声音也缓了几分:

  “那你快点带着明清回来呀,也让仰岂快回来,别让他在外面祸害别的小姑娘了。”

  话音落下,厉靳南笑声便更大。

  坐在沙发上,顾盼想到自己不着调的二儿子,细软的眉头拧了起来,抱怨:

  “也不知道仰岂究竟像谁,才十二岁就整天和小姑娘谈朋友,要是认真的话也就算了,就当我们养个童养媳,可是他却整天朝三暮四的……”

  她怎么会有这么花心不着调的儿子?

  “可能是随你招人喜欢。”

  顾盼樱唇微翘,不愿意了:“可是我却很专一啊。”

  “你是忘了你曾经招惹过多少男人?”

  男人故意沉着声音质问,让顾盼怔了下,便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提高了声音:

  “那能怨我吗?我又没让他们喜欢我,更没去勾引他们……”

  厉靳南低笑连连,正要说什么,可是顾盼却觉得有些不对劲,握紧了手机,蹙眉问:

  “怎么没听到明清的声音啊?”

  电话男人笑声微微顿了下,便不紧不慢的开口:“我现在在办公室,他在外面。”

  “话说,他怎么会去你公司?”

  “亲子作业,需要我参与。”

  话音落下,顾盼就忍不住眉梢带笑,“嗯,你以后记得和孩子们多亲近亲近。”

  “好,我很快就会回去。”

  厉靳南轻声细语的又和顾盼说了几句话以后就挂了电话。

  看着外面白昼渐渐的被黑夜吞噬,他微微蹙了眉头。

  给厉明清打电话过去,他却说堵车,现在还没出a市。

  眉头拧的更紧,他沉默片刻,便起(身shēn)离开了nap。

  ——

  快要八点的时候,终于离开了a市。

  厉明清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脑海里面一会儿是那个熟悉的男人,一会儿是自己的家人。

  黑色的汽车在高速公路上快速飞奔,几乎和黑夜融为了一体。

  将近两个小时以后,终于快到帝都。

  而厉明清那原本慌张又沉闷的心,竟然渐渐的轻松了许多。

  他心底很清楚,不论他究竟在哪里出生,他只知道自己从小生活的地方是帝都,这里才是属于他的故土。

  无论和他有血缘关系的人是谁,他只知道,帝都的厉家才是他最亲的家人。

  想到这些,厉明清的心(情qíng)好了更多。

  可是汽车却忽然停下。

  他怔了怔,“王叔,怎么了?”

  “先生就在前面,请少爷您过去。”

  厉明清不知道厉靳南为什么在这,可是他还是呆呆的下了车,看着那停在路边的汽车,本来迟缓的脚步忽然变得有些急切。

  拉开后车门,看到里面正靠在车背上闭着眼睛小憩的男人,他眼眶就红了。

  他哭泣的次数,屈指可数,可是这次真的是忍不住了。

  哽咽:“爸爸。”

  厉靳南睁开了眼睛,看着那急切上车的男孩儿,丝毫不吝啬的给出了自己的怀抱。

  他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把手搭在那不断颤抖的肩膀上,无言的安慰。

  不知道过了多久,厉明清哭够了。

  他抬起了那红彤彤的眼睛,看向那脸色微缓的男人,鼻子又酸了:

  “爸爸,我今天在那里遇到了一个人,他好像喊我阿木。”

  话音刚落下,厉靳南就微微蹙眉,思绪有些飘远。

  看着抱着自己的男人脸色越加沉重,厉明清啄着眼泪赶紧表达自己的立场:

  “爸爸我没有想认他的意思,在我的心底,只有你们才是我的家人,永远都是。”

  “我知道。”厉靳南声音淡淡的。

  只要不是面对顾盼,他说起话来就少了感(性xìng),理智充盈着他的头脑。

  他不紧不慢的开口:“你是厉家的孩子,你的秉(性xìng)如何我很清楚,所以我相信你。”

  厉明清感激,愁容少了许多。

  “只要你心底知道你的家人究竟是谁,我就不反对你去相认那些和你有血缘关系的人。”

  这句轻飘飘的话,让厉明清怔住。

  他长大了嘴巴,呆愣了好一会儿才啄着泪,用保证的语气:

  “爸爸,我不想和他相认。”

  “这是你自己的事(情qíng)。”厉靳南脸色缓和,拿出一张卫生纸递给厉明清:

  “我们该回家了,妈妈还在家等着我们。”

  ——

  时针指向了十。

  顾盼哄了厉多和厉莞尔睡觉以后,便很焦虑,不断的打着电话。

  厉明清和厉靳南呆在一起,她很放心。

  可是厉仰岂这个臭小子,到现在还没回来,打电话还一直关机!

  就在她又急又气的想要把手机砸了的时候,门开锁的声音响起。

  她连忙抬头看去,那一脸(春chūn)意((荡dàng)dàng)漾的厉仰岂出现在她的眼底。

  顾盼恼怒,站了起来,“你去了哪里?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我和你儿媳妇约会去了。”厉仰岂丝毫不把顾盼的恼怒放在眼底,因为在他的眼底,顾盼永远都是软绵绵的,一点爆发力都没有。

  “我给你打电话为什么不接?你不知道我在担心你吗?你……”

  “我手机没电了啊,妈妈你现在怎么这么啰嗦。”

  青(春chūn)期的男孩儿难免叛逆,从前一直依赖着母亲的人现在却觉得她话多惹人烦。

  他脸上已经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不耐烦,让顾盼怔了怔。

  她深吸一口气,忍着心底的不舒服,声音也放缓了几分:

  “以后你回来早一些,太晚了我会担心。”

  “我朋友很多在外面过夜的,我每天十点都灰溜溜的回来已经让人很瞧不起了。”

  “你怎么能这么说话?”

  “我说的都是事实啊,妈妈你管我管的也严了吧,哪里有你这样子的?”

  厉仰岂虽然从小都闹腾,可是却从来没有顶撞过她。

  而顾盼是个柔顺的(性xìng)子,向来都不会吵架,更别说和自己的儿子吵。

  她恼怒的站在那,原本皙白的脸庞都已经气的发红,却不知道该如何斥责。

  厉仰岂看到顾盼这样子,心底的原本的怨怒便变成了心虚。

  挠了挠后脑勺,倔强的语气软了几分:“妈妈你别生气啊,我也不想和你吵架,但是我说的是事实啊……”

  顾盼什么话也没说,转(身shēn)朝卧室走去,声音也淡淡的:

  “去睡吧。”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夹网站地图关于人人健康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人人健康网
http://www.melodi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