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好自己扒开你的屁屁受罚 侄子啊好快好烫我要来了

时间:2019-07-20 11:38:05来源:http://www.melodig.com/作者:人人健康网
35109

 

  趴好自己扒开你的屁屁受罚 侄子啊好快好烫我要来了

  侄儿讨厌姜琳琅,讨厌到什么程度呢?凡是路上偶遇,必当大肆羞辱一番以解心头之恨。今日两个冤家又聚头了,侄儿冷漠的眼睛看着她,端着一脸高冷范。

  姜琳琅觉得侄儿作为一个男人实在是太失男子气概了,自己做了什么,不就是月圆之夜探香闺而已,再说,自己这么做也是为了将来夫妻生活和睦,先好好培养培养感情吗。

  没错,姜琳琅是侄儿的未婚妻。这订婚之事还要从侄儿十岁,姜琳琅八岁的时候说起。

  姜家和卫家是世交,姜琳琅八岁的时候被姜大人领到了卫家给卫老夫人祝寿。姜琳琅虽然才八岁,但祝寿词早已信手拈来,是已很是从容的站在卫老夫人面前用尚且稚嫩的声音大声的说着祝寿词,赢得了满堂彩。与她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十岁的侄儿了,可能是当时目光太多,场合太正式,十岁的侄儿说起祝寿词磕磕绊绊的。

  这倒这没什么,关键是姜琳琅在侄儿说祝寿词的时候噗嗤一笑,这让侄儿小小的自尊心大受打击,也让侄儿记住了这个姑娘。

  要是姜琳琅知道自己是这个时候在侄儿心里埋下讨厌的种子的时候,肯定要捶胸顿地,悔恨不已的辩解一番。

  天地良心啊,她那时候只是看侄儿像一只烤红的茄子,想着自己冰凉的手要是能放下上面暖暖就好了,估计自己会把他揉成一个发皱的茄子。

  她只是在脑海里想到这个画面觉得很好笑而已,绝对没有嘲笑之意。

  不过侄儿是听不到姜琳琅的解释了。

  侄儿不喜欢姜琳琅,所以在寿宴上卫老爹问他那个妹妹可爱时,侄儿直接跳过了姜琳琅,用尽自己所学在自己的表妹宋阮身上加注了n个溢美之词。卫老爹却不太满意,暗中捏侄儿的胳膊,示意他别厚此薄彼,侄儿却忍着痛苦依旧一脸笑意的夸着宋阮。

  他等着看姜琳琅被气歪鼻子的样子。

  姜琳琅却一脸平静的开口说“:女子红颜易逝,有内涵的女子却可以美一辈子。”

  卫老夫人满意了,卫老爹满意了,侄儿却不满意,觉得宋琳琅小小年纪牙尖嘴利。

  可是没有人顾忌侄儿的感受,侄儿和宋琳琅的婚事就被这样定下来了。

  “姜琳琅,我们虽然定了亲,但是尚未成亲,你怎能半夜三更到我房间呢?”侄儿怒斥道。

  “长安都告诉你了?”

  长安是侄儿的贴身小厮兼护卫,武功高强,昨夜姜琳琅去看侄儿的时候只有长安察觉到了,姜琳琅本以为长安没有出声打扰或阻拦已是默许,也觉得他是个识趣的人,没想到竟然向侄儿告了自己一状。

  想到这里,姜琳琅恨恨瞪了长安一眼。

  “你不用瞪长安,是我今早发现……才逼问他的。”

  姜琳琅心虚的摸了摸鼻子,昨天晚上本来想去和侄儿来一场诗意的秉烛夜谈,谁知道被事情拖住了腿,到的时候侄儿已经睡着了。

  姜琳琅想着自己出来一趟不容易,就想讨点利息,而且侄儿睡颜简直太可人了,一时情不自禁力度没控制好,在侄儿脖子上种了个小草莓。

  她其实才亲一口,没想到就留下了痕迹,也不敢再亲,本想着脖子后面那地方也不算明显,存了些侥幸心理,希望侄儿没有发现。

  呵呵,都破灭了。早知道早晚都要被发现,就多亲几口了,要是能亲亲嘴就好了,看来以后要多练练,如何才能下嘴不留迹。

  “姜琳琅,你想什么呢?你现在给我认真听好,以后不准再半夜到我房间干那种事。”侄儿的声音刚开始高高的,想表达自己的几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坚定决心,到后面却低了下去,脸有些泛红。

  姜琳琅自认为看了无数戏本子,也算是个恋爱高手。调戏的机会稍纵即逝不容错过,她当机立断的挽上侄儿的胳膊,在他耳边吹气如兰“:干那种事啊,我不明白,你能不能讲的再清楚一点。”

  侄儿像火燎身一样,急急忙忙的扯下姜琳琅的胳膊,落荒而逃。当然还不忘说那句口头禅“姜琳琅,我讨厌你。”

  姜琳琅却笑的前仰后合的,笑声很是嚣张。

  二

  “娘,我是真的不想娶她。”这天,侄儿把自己的决心又给卫夫人陈述了一遍。

  卫夫人是个美妇人,歪在大迎枕的慈爱的看着儿子,“琳琅是个好姑娘,容貌品性都是一等一的好,那点不满你的意了。”

  “她作为一个姑娘家未免也太不矜持了,见到儿子感觉跟狼见到猎物一样,眼睛都冒着绿光。”

  卫夫人被儿子的话给逗乐了,“那有这样比喻的,不过这也说明我儿子丰神俊朗,人品贵重,姑娘家稀罕。”

  卫夫人说着说着就开始夸起儿子了,侄儿无奈的听着,他也知道在自家娘亲眼里,连皇帝老子家儿子都比不上自己。

  卫夫人夸完儿子,又语重心长的劝解儿子。

  “你呀也别三天两头的说人家琳琅的不是,娘觉得有琳琅当媳妇是顶好的。”

  侄儿又一次战败了,当初定亲的时候卫夫人不在,侄儿想着等亲娘回来,自己只要扭转了亲娘的想法,再让娘给爹吹吹枕头风,也许这门亲事能作废呢。

  可是侄儿没想到姜琳琅这个会讨长辈喜欢的小贱人竟然也合了亲娘的意,哄的娘亲整日他耳旁夸她。

  唉,到底谁和他是一个阵营的人。

  侄儿正在暗自神伤的时候,有青衣小婢掀了帘子进来禀道“:姜小姐来了。”

  侄儿冷眼看着姜琳琅走了进来。

  杏子黄的莲纹交领短袄,藕荷色缎襦裙,步态婀娜间,显的有几分清丽脱俗之态。

  侄儿的眼光一时没有从姜琳琅身上离开,回过身的时候,姜琳琅正规规矩矩的给卫夫人请安。

  侄儿心里冷哼了一声。真会装模作样,平日里也没有见她这样乖巧打扮,一到长辈面前便知道怎样投其所好,讨巧卖乖。

  他才不会被她贤良淑德的模样给骗了呢。

  卫夫人却一脸热情的拉着姜琳琅的手说着话,说了一会儿,有些口干舌燥,却发现自己儿子正百无聊赖的盯着茶盏,根本没有融入这场火热的交谈中。顿时觉得姜姑娘的心意都喂了狗。

  姜姑娘来这么早难不成是了她?还不是为了多和这个臭小子多说几句话吗。

  卫夫人一脸内疚,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难为你这些日子受着风寒,还来的这样早,现在客人大部分还未到,赏梅宴一会儿才开,你和侄儿就在这里说会儿话,让他陪你解解闷,我去前面看看。”

  姜琳琅乖巧点头,送走了卫夫人,迎来了自己和侄儿的二人空间。

  侄儿登时打起十二分精神,表面上仍是浑然轻松的模样,还寻来一副棋,自己一个人下着。

  “喂,侄儿,你这是想邀我一起下棋吗?你直说就好了,我看你一个人下的颇为费劲,就陪你玩玩好了。”

  “你不说我就当你同意了。”姜琳琅伸手就要摸过棋罐,侄儿的手也停在了棋罐上。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夹网站地图关于人人健康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人人健康网
http://www.melodi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