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中心
龙虎榜
大单追踪
资金流向
业绩预告
新股申购
行情中心
沪深市场
香港市场
美国市场
全球市场
行业风云
全球市场
向上 向下

白云山A+H股价齐飞,市值飙涨100亿

2020-10-18 11:16 浏览量:

白云山A+H股价齐飞,市值飙涨100亿


眼下已经入秋,而秋冬季节历来是流感高发期,当前国内疫情尚未完全消退,很多人都在担心今年秋冬疫情会不会反扑。

当前疫情防控仍是关乎国计民生的头等大事,除了出门戴口罩、勤洗手、勤通风等物理防护措施外,常规药物防护也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

在此背景下,钟南山院士称白云山板蓝根对新冠病毒具有体外抑制药效,相当于给大家吃了一颗定心丸,有媒体报道,白云山板蓝根已经卖断货,白云山股价大涨也在意料之中。

白云山A+H股价齐飞

钟南山院士一句话,瞬间点燃了白云山股价。

近日,钟南山院士公开表示,研究团队开展了一系列体外研究发现,白云山复方板蓝根颗粒对新冠病毒具有体外抑制药效

与此同时,白云山板蓝根、白云山复方板蓝根科研成果计划在澳门产业化,成为广药集团澳门国际总部成立后首个落地项目。

该项目将由钟南山院士担任首席科学家,领导团队开展白云山板蓝根研究成果的快速、高效转化。有钟南山院士做背书,白云山板蓝根瞬间成为舆论焦点。

受此利好消息刺激,10月16日开盘,A股白云山(600332.SH)高开高走,午后封上涨停板,截至收盘报34.18元,公司总市值达555.7亿元。

H股白云山(00874.HK)同样涨势喜人,盘中一度涨超15%,截至收盘报21.75港元,全天上涨13.28%,公司总市值达353.6亿港元。两股市值合计暴涨约100亿元

最近,A股医药板块大事不少,赶在云白山前夕,被外界誉为“新冠疫苗第一股”的康希诺,也释放了一则重磅消息。

10月15日,康希诺官方微信号公布,公司与墨西哥卫生部签署预购框架协议,计划向墨西哥供应3500万剂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为该国高暴露风险人群构筑免疫屏障。

与白云山A+H股同步大涨不同的是,该消息发出后康希诺A+H股走势出现分化。其中,A股康希诺-U(688185.SH)高开高走,H股康希诺生物-B(06185.HK)则高开低走。

分拆子公司独立上市

当下,白云山还在筹备一件大事,即将子公司广州医药分拆后独立上市。

10月8日,白云山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审议并通过了关于分拆子公司广州医药境外上市的议案。

根据后续公告,白云山将广州医药的上市地点选在港交所,预计发行总规模不超过发行后总股本的27.71%。

本次发行募集资金的用途尚未确定,白云山表示,广州医药独立上市后,公司能够继续保持较好的持续经营与持续盈利能力。

广州医药成立于1951年,主要从事医药批发和零售业务,是白云山和联合美华(ALLIANCE BMP LIMITED)的合资公司。其中,白云山持股80%,是控股股东,联合美华持股20%。

白云山对分拆广州医药单独上市已筹备一年有余。早在去年9月,白云山为进一步拓宽融资渠道,加速公司国际化战略的实施,就启动了分拆广州医药赴港上市的前期筹备工作。

但白云山与广州医药在医药批发和零售领域存在一定程度的同业竞争情况。为保证广州医药上市进程顺利推进,白云山进行了一系列的业务资源整合,化解了二者之间的同业竞争难题。

白云山认为,广州医药赴港上市不会对公司其他业务板块的持续经营运作构成任何实质性影响,反而利于广州医药进一步发展壮大,并利于提升公司作为控股股东的声誉和投资回报。

去年8月,分拆上市政策开闸,上市公司又多了一条融资渠道。今年9月28日,辽宁成大分拆子公司成大生物的科创板IPO申请过会,激发了符合条件的A股公司的分拆热情。

今年以来,已有10多家医药类上市公司披露分拆子公司上市的计划,但进度各不相同,速度最快的IPO申请已获受理,也有上市公司因涉嫌违规不得不终止分拆计划

尽管白云山对分拆广州医药独立上市寄予厚望,但这事成功的概率有多大,目前谁也说不好。

白云山业绩滑坡

经过多年布局,白云山基本实现了生物医药健康产业的全产业链布局,形成了大南药、大健康、大商业、大医疗四大业务板块,以及电子商务、资本财务、医疗器械三大新业态。

但白云山四大业务板块发展相对失衡,今年上半年,占总营收比重高达66.24%的大商业毛利率仅7.01%,而毛利率高达49.72%的大健康占总营收比重仅14.77%

这就导致白云山业绩很难出彩。2020年半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收304.7亿元,同比下降8.61%;归属净利润17.6亿元,同比下降30.75%。

白云山身上有两个醒目标签,一个是王老吉凉茶,一个是国产伟哥“金戈”。公司大健康板块收入主要来自王老吉凉茶,去年公司还斥资近14亿元买下“王老吉”系列商标权。

白云山押下重金的王老吉凉茶,上半年表现却很一般。受疫情因素影响,报告期内王老吉凉茶销售收到的货款同比减少,致使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同比减少19.5亿元

至于金戈,就更加指望不上了。金戈在2014年已投入生产,但至今未纳入白云山利润表中,究其原因,主要是白云山制药总厂和白云山科技公司对金戈的收益分配未达成一致意见。

两大拳头产品都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直接影响到白云山业绩,而这并非白云山业绩首次出现下滑局面。

2019年年报显示,白云山实现营收650亿元,同比增长53.79%;归属净利润31.9亿元,同比下滑7.33%,公司陷入“增收不增利”的尴尬境地

从中药快消品“三剑客”掉队

白云山曾与云南白药(000538.SZ)、片仔癀(600436.SH)并称为中药快消品“三剑客”,在国内可谓家喻户晓。

近年来,白云山摊子越铺越大,公司基本面却越来越差。就存货而言,2017年公司存货37亿,2018年猛增至92.32亿,2019年继续增至94.9亿元,今年上半年存货仍有86.56亿

同一时期,白云山的资产负债率也从31.97%提升至54.32%,流动负债与总负债比率更是常年保持在90%以上,并呈现进一步扩大趋势,公司偿债能力变差,资金断流的风险加大。

白云山基本面状况,在公司股价上也有体现。过去三年间,白云山股价走得跌跌撞撞,整体起伏比较大。

白云山在摸索中前进的同时,与其并称为中药快消品“三剑客”的云南白药和片仔癀却在默默发展壮大,白云山逐渐掉队。

云南白药最新收盘价报105.8元,最新市值达1351亿元;片仔癀最新收盘价报246.82元,最新市值达1489亿元。无论股价还是市值,都把白云山甩出一大截。

白云山也曾有个“千亿市值梦”,但美梦做了很多年,至今还差一半。眼下,白云山板蓝根成了防疫药品,公司A+H股价齐飞,似乎是个好兆头。

至于白云山的“千亿市值梦”,要过多久才能够实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