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中心
龙虎榜
大单追踪
资金流向
业绩预告
新股申购
行情中心
沪深市场
香港市场
美国市场
全球市场
行业风云
全球市场
向上 向下

中加特:“空壳”代理商撑起靓丽业绩

2020-05-28 18:44 浏览量:

中加特:“空壳”代理商撑起靓丽业绩


古人云,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做投资,风险识别能力是必备利器。那些看到业绩靓丽就垂涎三尺的,看到涨停就两眼发直的,整日价意淫一年十倍的,高杠杆渴望一夜暴富的,最后都是要死翘翘的。

可能会有人举起手发问了:为啥业绩靓丽也不能垂涎三尺啊?道理很简单,因为你看到的这个美女,也可能是个人妖。当你不顾一切扑上去的时候,人家冷不丁反将一军。可叹投资者一朝放松警惕,韭菜根都被一割到底。

今天我们要跟大家聊的,是正在进行IPO的矿机界当红炸子鸡中加特,这家公司发展相当迅猛,业绩十分粗壮,咋一看十分迷人,仔细看疑点重重。

1

神秘代理商

中加特是一家矿用机电设备供应商,主要产品包括变频调速一体机、专用变频器、高性能特种电机。

这家公司IPO期间的业绩增长非常迅猛,营业收入从2017年的1.47亿干到19年的8.09亿,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从0.27亿干到2.55亿,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为134.67%、206.74%。

如此迅猛的业绩增速和彪悍的盈利能力,实在是令人艳羡。不过仔细研究发现,公司靓丽业绩的背后,几家神秘的代理商居功至伟。

先看下面数据:

数据来源:招股说明书

我们看到,IPO期间,公司代理模式下的营收增长最为亮眼,2017年时该模式贡献的营收仅1309.57万元,到2019年时已经干到3.09亿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385.86%!在收入结构中的占比从8.91%猛升至38.21%,是推动公司营收快速增长的核心驱动力。

那么我们就要问了,增速如此彪悍,那么这些代理商,到底是何方神圣?

根据中加特招股书披露,截止到2019年底,其最主要的代理商有四家:

资料来源:招股说明书

这四家公司都颇有意思,我们一家家来掰扯。

第一家安徽源泰机电设备有限责任公司,它成立于2017年6月15日,成立半年就成为了中加特的主要代理商。不过神奇的是,这家公司2017-2019年期间,根本没有员工社保缴纳记录:

数据来源:天眼查,2019年度报告

所以这家公司看起来像是一家空壳公司。

第二家上海颂泓科技发展中心,这家就更有意思了。它是一家个人独资公司,注册资本金都查不到,这公司似乎是专门为中加特而设立的,它成立的日期是2019年8月29日,成立后立马跟中加特签订了代理合同,代理期限是2019年9月到2020年9月。

更有意思的是,上海颂泓的注册地是上海,而它代理的区域是陕西、甘肃和宁夏等区域。按照一般的商业逻辑,找代理商应该是找本地的,看中的是它的人脉、资源和渠道,你做大西北的生意,千里迢迢跑到上海去找一个刚刚注册成立的公司做代理,这脑回路是不是太清奇了?

如果你以为这样就算完了,那你就图样图森破了。这个上海颂泓的老板叫施平,施平有个亲属叫董学(具体关系未知),这个董学就是中加特的股东之一,入股时间是2019年12月,也就在上海颂泓成立后约三个月。

资料来源:招股说明书

第三家公司青岛西海岸立特机电科技有限公司,它跟上海颂泓的情况颇为类似。这家公司成立于2018年7月11日,成立当月就成了中加特的代理商,也似乎是专门为中加特而设立。

该公司也是个人独资公司,注册资金500万元,但是18年和19年的年度报告里面都没有社保缴纳记录:

资料来源:天眼查,2019年度报告

所以这公司也貌似空壳公司。此外,立特机电的注册地址位于青岛市——这也是中加特的大本营所在地——而它代理的区域是内蒙古、陕西等地区。

第四家太原市平阳煤矿机械厂,这家是山西本地企业,成立时间也比较长,也能在网络找到该公司的一些招投标记录。不过这家公司的老板薛利群,有个亲属叫毛雨晴,他也是中加特的股东之一。

资料来源:招股说明书

除此之外,中加特给这些代理商的代理费也是非常高的,IPO期间,中加特代理模式下的营业收入累计为4.35亿,而其花费的代理费高达1.09亿,平均代理费用率高达25%。

单位:万元

数据来源:根据招股说明书整理

我们知道,代理商跟经销商不一样,代理商不承担任何风险,它的代理费实际上就是佣金,所以25%的代理费率实际上是极高的。

综上分析,中加特主要就是依靠这些神秘而脑回路清奇的代理商,实现了营收的飞速增长,而这些代理商要么看起来是空壳公司,要么公司老板的亲属是中加特的股东,这些现象的出现让我们不得不对中加特营收的真实性产生一些疑虑。另外,高达25%的代理费率也让我们对这些代理费的合法性产生疑虑。

2

分红凶猛

一般来说,公司热爱分红是一件好事,一方面说明公司赚钱了,另一方面说明公司对股东负责任。

不过我们发现,现在越来越多的IPO企业将分红当做一个套路,在上市前突击分红,而且是大分特分,吃干榨净,再上市融资输血。

中加特在IPO期间,就进行了极其竭嘶底里的分红!有多疯狂呢?

我们先看中加特IPO期间一共分了多少钱。2018 年1 月,子公司山东拓新股分红300万;2018年8月继续分红1480万;2019 年6 月,子公司天信传动分红2,568.93万;2019 年7 月,中加特有限(即中加特股份公司前身)向唯一的股东邓克飞分红2亿。这四次一共分了2.43亿。

那么公司IPO期间一共赚了多少钱呢?这三年累计的归母净利润是2.54亿,分红金额占净利润的比例超过96%。

也许有人会说,这还好嘛,没有超过100%。我们知道,公司的净利润并不代表公司就可以拿出来这些钱来分红,分红金额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公司的自由现金流,也就是公司当期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减去当期资本性支出。

IPO期间,中加特累计实现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为1.56亿,同期累计资本性支出0.66亿,累计自由现金流为0.89亿。

但是公司在这期间一共分了2.43亿,是一种典型的“吸血式”分红。在这种竭嘶底里的“吸血式”分红下,中加特公司的财报里就出现了一种很搞笑的现象,那就是无钱可分了,先欠着!

我们看到,截止到2019年底,中加特账面上的货币资金只有6307.12万元,同时账面上挂了“其他应付款”2.2亿,这2.2亿里面是些啥玩意呢?其中最大的一块是应付给股东的股利,金额高达1.5亿。

这个画面是这样的:公司首先“慷慨”地向老板邓克飞分红2亿,结果发现账面上实在是没得那么多钱了,于是只好分期付款。

这种分红,是一种纯粹的分红,一种高尚的分红,一种脱离了低级趣味的分红。值得给它发块牌匾,以资鼓励。

3

独董今年75

中加特的董事会一共有5名成员,其中独立董事2名。在查阅这些董事的简况时,我们发现其中一名独董的身份颇为特殊,这个人叫徐希康。

资料来源:招股说明书

独董徐希康主要有两个特殊的地方,一是年纪大,他1945年10月出身,目前已经是75岁高龄了。这样的年龄,是否能够勤勉尽责履行独董的职责,是个大问题。中组部曾经发文规定退休干部担任独董年龄不得超70周岁。

高龄独董也一直是监管层重点关注的一个问题,如果上市公司的独董年龄超过70岁,且同时在多家公司、组织或社会机构任职的话,监管机构会发函问询。

而徐希康不仅担任中加特的独董,还是山东星河测控技术有限责任公司的副董事长。符合年龄超过70岁且在多家公司任职这一条件。

第二方面,徐希康曾经是山东国企兖矿集团的副总工程师,而中加特的实际控制人邓克飞在创业之前,曾长期在兖矿集团工作,跟兖矿集团渊源极深。根据招股书披露,目前徐希康的儿子徐健是兖矿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兖州煤业的财务管理部部长。

资料来源:招股说明书

更重要的是,兖矿集团又分别是中加特2019年第四大、2017年第一大客户:

资料来源:招股说明书

这里面的利益关系如此错综复杂,75岁的独董徐希康能否独立履行其职责,要打上一个大问号。

4

和小老弟的关联交易

在中加特的招股书里,有一则偶发性关联交易颇有意思,先看下面资料:

资料来源:招股说明书

上面这则有关中加特和邓克虎的关联交易里槽点颇多。

首先,中加特似乎特别热衷于买二手车,即使2018年的时候它已经能年赚上亿的净利润,它依然坚持买二手车。

其次,碰巧的是,中加特的老板邓克飞有个小老弟,叫邓克虎,这个小老弟没别的,就是车多,一言不合就把奔驰宝马什么的卖给大哥的公司。

再次,对于这个喜欢卖车的小老弟,大哥也是非常慷慨,三车二手车,一出手就是近250万。

不过这事儿被资产评估机构的师傅看到了,评估师傅一看,发现不对头,三辆二手车多算了将近83万块钱,你们哥俩这不是携起手来薅公司的羊毛么?

最后的结果是让小老弟退了82.94万元。这个事儿虽然算不上重大,但是从侧面说明公司的关联交易比较扯蛋。

5

雨露均沾:上市前的突击入股

2019年,多家公司对中加特进行了突击入股。其中员工平台三家,外部投资机构两家。员工持股不足为奇,比较有意思的是两家外部机构。

持股数量为22.32万股的招证投资是招商证券的全资子公司,而招商证券就是中加特本次IPO的保荐机构。

最有意思的是青岛众信诚,这里面可谓是鱼龙混杂,有些是中加特实控人邓克飞的亲属,比如持股比例最大(10.5%)的窦智是邓克飞的表弟,另外还有邓克飞的小舅子赵云普、大姨子赵云萍和赵恒。另外还有众多大客户、供应商和代理商的亲属人员,将这些人绑在中加特的战车上,虽然有助于维护客户、供应商和代理商的关系,但是也极易形成利益输送。

6

结 语

中加特是近几年异军突起的矿用机电设备供应商,它有着非常靓丽的经营业绩和增长速度,而在这些迷人的数据背后,一群神秘的代理商功不可没,不过这些代理商的真实身份和高昂的代理费的合法性值得怀疑。

而公司在不具备高分红的条件下连续实施大额分红,甚至采取了分期付款的方式来实施分红,已经到了竭嘶底里的地步。

此外,75岁的独董能否独立履职?形形色色利益相关方突击入股是否存在利益输送?这些现象更让我们对这家公司多了几分疑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