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中心
龙虎榜
大单追踪
资金流向
业绩预告
新股申购
行情中心
沪深市场
香港市场
美国市场
全球市场
行业风云
全球市场
向上 向下

2020年有可能暴涨的基金:华谊的选择,电影巨头的分野

2020-09-19 19:18 浏览量:
2020年有可能暴涨的基金:华谊的选择,电影巨头的分野



截至9月18日收盘,华谊报收5.52元,总市值153.90亿;光线报收15.44元,总市值452.95亿。老同行拉开距离,虽然曾经华谊市值超过800亿。
 
但华谊对电影业更有历史意义。这是第一家国内上市的电影公司,在非标化的业内,带来审计、规模化、长链等概念。原来电影公司也能成为工业化载体。
 
华谊创始人王中军之前是侦察兵,之后海外留学,回国做广告,属于半路出家。
 
半路出家的王中军遇上同是半路出家的冯小刚,擦出火花,给电影业带来“最佳拍档”。核心是,非科班反而带来了对商业的尊重,这在艺术片风行的上个世纪,很难得。
 
华谊的上市给业内带来新风,问题亦如是。一家头部巨头如何走到今日?内部有着“贪欲”,高价收购,但遭遇大环境变革。外部,则是宏观经济的变奏。
 
对于繁杂世界,电影业太小了。2019年,在多年增长下,全国票房642.66亿元,同期,房地产巨头恒大全年合约销售金额约为6010.6亿元。这样的小行业,当面对大环境变化,反应是被动的,资本流出是常态,但因为池子小关注度大,被无限放大。
 
在大环境变动下,光线保持了自己的基本速度,华谊则跌落不已。背后是公司风控能力,实质是公司治理。“之前飘了。”王中军也曾公开承认。
 
华谊生动地向业内展示,一家所谓头部企业的脆弱性。花朵好看,底下的根茎亦重要,容不得太多欲望。也向资本市场明明白白展现了电影工业化,长路依旧。
 
华谊的新一轮增发,将很大程度解决资金问题,内容团队也依旧有着优势,生机依旧。但很难回到过去的超高市值。
 
背后是电影公司想象力问题,这点上,华谊与光线又到了同一起跑线。随着互联网公司越发强势,传统电影公司边界遭到侵蚀。阿里、腾讯均有宏大的制片计划,并有资金、渠道优势。
 
两家的选择类似又不同。两家均接受了互联网公司的入股,腾讯、阿里在新的融资中亦在加码对华谊投资。阿里是光线第二大股东,光线是猫眼最大股东,腾讯亦是猫眼股东。猫眼总部在光线隔壁。
 
从战略上,华谊选择“影视+实景”模式,业内相信其电影拍摄能力,但怀疑其在现金流紧张情况下,能否长线布局旅游业。没有钱做线下,太虚了。
 
光线没有非常明确的大规划,现在的重点是动漫。复旦毕业,财经记者出身的王长田更像个投资高手,猫眼的布局,高溢价的新丽传媒等,均不限于电影业当下,但目前并未看到特别完整的章法。
 
巨头在做着选择,也预示着行业未来。电影人有无数可能性,乃至随着互联网公司、地产商入局,多了门路。但单独电影公司成为巨头的几率越来越小。
 
年轻人已经在变化。身边的例子是,有熟悉的导演去了融创文化,毕业于名校,甚至有项目获得互联网公司参投。今年初,融创收购了为《星球大战》系列、《变形金刚4》、《环太平洋》等多部好莱坞影片制作特效的亚洲知名视觉特效和动画公司Base,这位导演喜欢动画。